cronopioss

混乱邪恶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甚至酿克酿可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长微博现在被屏蔽了,大约明天能恢复,希望大家明天关注一下),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

你对纸片人到底有个鬼的责任

雷雨大风红色预警:

本篇开放转载,没必要评论,纯粹个人观点。一天后删,不打tag,不接受私信讨论。


 


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写下这篇文章。以前也不是没有看到过这样挂人的例子,但在自己成为一名文手之后,才真正开始觉得某些东西越发重要。


 


先声明一下立场:我本人在凹凸世界的同人当中基本上是混乱邪恶,极其杂食,雷狮和安迷修我本人是雷安雷,但产出雷安;其他cp我也是拆逆无差。但今天花这些时间写下这些文字不是为了所谓的“自己圈子的生态”,后面的文字我不是以一名同人文手的身份写下的,而是我作为一名创作者的一些拙见,我希望我能尽可能地从客观的立场上来说明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在讨论我们对纸片人有什么责任之前,一切都要从“创作自由”开始说起。


 


LOFTER作为一个公开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在平台上发表自己的个人作品供他人浏览,与同好交流。为了避免一些特殊题材或个别内容对读者造成不适,不知道从多久远起,文手和画手们养成了预警的好习惯,在文章开头告知大家文中可能引起大家不适的内容,并提醒回避。创作者在进行预警之后可以开始他的自由创作,而对预警内容不感冒的读者粉丝们则可以自行关闭。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在看到预警之后,还会点击进去浏览,然后在看到反感内容后,跑去对作者进行人身攻击,甚至出现了“挂人”这样一种现象和行为。


 


然而在这样一个边缘题材(或者更广泛意义上说会引起他人不适的题材)的创造争议中来说,创作者和读者究竟各自有着怎么的责任?


 


对于一名创作者来说,希望在享受创作自由的权利的同时,我更希望大家能够意识到你的社会责任


 


当你用文字开始创作故事的时候,作为作者你真的有意识到你的文字对你的读者有什么影响吗?当你开出童车和写下以对人物生理心理造成严重伤害为噱头的文字时,你根本没有办法预估到你的行为会对读者带来什么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影响。


 


尤其在凹凸世界这样一个平均年龄很小,粉丝基数又十分庞大的群体中,对于这些三观刚刚开始形成的少年人来说,这些敏感题材的作品会对他们造成的影响谁都没办法控制。我们谁都知道恋童该死,你却写下了童车;我们谁都知道每个人都没有权利去伤害他人的肉体和精神,你却写下了以身体重度残废为卖点的同人,靠这些猎奇的内容去恶意挑逗大众的癖好。他们以后是不是会心里认可这些行为,会不会被这些文字或画面引导做出违法失德的举动,你敢说你写下这些内容的时候,真的有考虑过这些潜在的结果吗?归根到底,让我们现实一点,所有创作者对自己笔下的人物没有任何责任,你把他们写得怎样都无所谓,但是你对你的读者担负责任,而在这个层面来说,无论你是十万粉的圈内顶梁柱,还是十粉的圈内透明,你们身上所担负的责任是一样的。至于创作者爱不爱这个人物本身这种不可证伪的问题完全没有谈论的必要,爱或不爱从来都不是你承不承担责任的前提。


 


创作自由绝对不是一个创作者的保护伞,预警也不是规避道德和法律谴责的借口,当你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你就要有被社会道德拉出来指责的心理预期,而在大众非难后选择拿预警说事的作者和拥护者们,我希望你们意识到,这当中不是戳了某些人的雷点的问题,也不是什么“你看到预警点进去,自己活该还来ky”的问题,这是文字和题材本身出轨的问题,是任何借口和理由都不能掩盖的。


 


别和我提《洛丽塔》,即使在今天,在许多更为保守的国家和地区,人们都不能接受一个以“恋童癖”为主要内容的著作出现在自己所在地区的公共图书馆。我选择洛丽塔作为例子,正是因为它是借用恋童癖这样一个事件线索来表现其他主题,它并不是一个为了色情而存在的文学作品。然而即使是这样的作品都因为包含恋童题材,而至今不被一些地区所接受,那么对于我们普通的创作者来说,触碰这种敏感内容,而且在公众平台上传播,就更加是一件需要作者好好承担责任,仔细思考的事了。我想要表达的是,大众其实对于边缘题材的承受力很低,而在lofter这样一个几乎无门槛的开放平台上,作者更应该注意文字所不能控制的力量。


 


在知道一个社会的道德和法律底线的情况下,公开发表猎奇敏感的边缘题材,吸引同好和粉丝,这样的创作者,在我看来,没有丝毫的社会责任感。不断创作这些内容试探社会底线和敏感度,如果无意识形成风气,降低了整个社会的道德尺度,到那时才真的是一个社会真正的噩梦。当受害者鼓起勇气大声申诉自己所遭受的伤害,却被告知“这没什么呀,我以前看过这样的文章,那是对你的爱呀”的时候,你会心寒吗?而当那个受害者变成你的朋友、家人、甚至你自己的时候,有一天你会怨恨那些写出这些东西的人吗?


 


那么我们就有“挂人”的权利了吗?


 


我这些年待过的同人圈,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欧美圈、日本动漫各个圈,兜兜转转,一直到现在待在了凹凸。在进入凹凸之前,我不是没有见识过“挂人”这种行为——是个圈子就有——但我没有想到,挂人这种事情居然还能做成公共号?!不排除是我以前孤陋寡闻的可能,但我是真的第一次遇见圈子里挂人是有挂人墙这样专门一个挂人集成地的。曾经偶尔有幸翻阅了一下墙上挂人的内容,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但在这里我不是要和你们探讨挂人墙和挂人这个行为本身的对错,而是要讨论有些粉丝打着tag挂人的行为。


 


每次看到挂人的时候,正义小卫士都会说打上tag是为了 “让更多人知道这位作者的恶行”,“我不打算把他撕出圈子,但他的所作所为必须要让更多的人知道!”


 


我不得不指出:无论你会不会后删tag,当你挂人又打tag的时候,不就是为了借助tag的高人气把你不认同的某个人驱逐出创作的圈子吗?你说出这样的言论,和又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有什么区别?


 


企图以公共舆论的压力去限制他人的创作自由这件事本身就是错的。无关乎这个题材本身敏感与否,今天有一两个人可以借助无知大众的力量赶走某些边缘题材的创作者,你为他们叫好,同样这些人有一天也可以以同样的手法驱逐任何不符合他们三观的创作者,而那个创作者很可能是你喜欢的某位写手或画手老师。而且这样的例子大家在各个圈子想必也见过不少了吧?


 


当你写下那些挂人的内容的时候,我希望挂人者或许也应该先问问自己,你究竟想反对的是这个作者本身,还是他创作的那些踩到红线的题材。如果是排斥这个作者本身,你可以拉黑,屏蔽,但是抱歉,你没有公开挂人的权利;如果你是反对他创作的边缘题材,那很好,但我希望你应该意识到你对于这部分创作内容的道德呼唤和维护,不应该是针对某个作者,而应该是针对这个创作题材。那这么看来无论从哪种意义上说,你单独拎了一个作者出来大加批判,都是十分不妥的行为。


 


如果你对一个作者的题材不认同,你可以私信礼貌地提出,也可以和自己的朋友谈论,但是当你打上tag的时候,那就不再是一个个人的抵制行为了,而是你在绑架这个圈里的所有人声讨对方,这毫无疑问是个霸凌的行为。所以请善用你的举报键。


 


让我来举一个例子吧。


 


和你们可爱的子瞻老师在谈论到关于创作底线这件事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在强制play这件事上出乎意料又顺理成章地表现出一致的观点。


 


强制play——又或者更直白一点来说,强制性行为这件事本身就是错误的。


 


我本人混乱邪恶,基本没有我没吃过的cp,强制play几乎是个cp都有过,仅仅是因为人物性格不同,所以有些cp中出镜率更高,有些则低一些罢了。


 


强制paly本身是个真实的性癖爱好,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人会通过这样的角色扮演寻找性爱快感。有些作者的强制play确实非常好吃(我得承认我看过,甚至手上也在写,而且很多我也很喜欢)。但同样是越轨题材,为什么恋童和生理残障题材就要被拉出去写大字报,但是强制性行为就会有许多人叫好?


 


这样的题材没有人挂,说明了一件事。当那些创作恋童等边缘题材的作者被挂的时候,挂人者并不见得是出于道德层面,很大程度上只是这些题材引起了他自己的不适罢了。如果你真的道德感那么强的话,为什么不去挂明显受众群体更大的强制题材?


 


而强制play的创作者们也不要以为自己没有被挂就是没有问题的,无害的。就像我说的,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让角色之间发生强制性行为,这件事本身无关乎热度、创作自由和你被挂与否,它本身也是一个踏过红线的题材,我们心里在满足自己一些超现实的趣味的同时,心里也要有清晰的认识。


 


卫道士们也别去批判人家路人安和路人狮的tag,mob向本身是没有什么违反道德的,有些人追求身心都纯洁的恋爱,有些人愿意接受身心不唯一的爱情,这本是只是个人选择和爱好问题。现实关系中也不是没有开放式亲密关系。


 


让我们来回答最初的问题——当我们创作的时候,我们到底是对谁负责?对于纸片人,我们哪来的责任,我们身上所背负的所有责任都是来自于我们的读者,作为一名创作者,无论你是雷安还是安雷,瑞金还是金瑞,你待在凹凸,还是蹲在火影,吃的是哪个作者的粮,喝着哪家官方的奶,你本身都对你写下的文字和画出的作品保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对于同人粉丝们,尤其是凹凸圈许多年龄尚小的粉丝们,我希望你们能够有明辨是非的鉴别力,不要让华丽的文字和有趣的情节掩盖了你们对错误的感知力,当你在欣赏有些看上去很带感的内容时,请一定区分现实和虚构,为了创作我们有时或许真的不得不朝现实退后半步,争议问题和题材也是值得探讨的,但对于在现实中究竟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请一定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当你认为你喜欢的作者创作越轨题材时,我希望你们能礼貌友好地向他(她)提出这一点,我相信他们会给出合理的解释,而如果确实有不妥当,我希望创作者们也能拉下面子,接受这样的好心建议,做出一些修改。


 


我也欢迎在我未来的创作过程中,我的读者和朋友们来监督我的作品,毕竟很多时候自己是意识不到自己发生的错误的。


 


最后让我用这些内容进行收尾,请大家务必看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六条 【强奸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中国法律上还没有完善,但我还是补充强调一下,对于男性和男童实施所提及的行为,一样属于强奸范畴,无论实施方是男是女。)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二)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 


(四)二人以上轮奸的; 


(五)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第二百三十七条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猥亵儿童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条文注释 


  妇女、儿童,分别指十四周岁以上的女性和不满十四周岁的儿童。


  猥亵,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进行性交以外的淫秽行为。就猥亵妇女而言,并非所有猥亵妇女的行为均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因为猥亵妇女的行为构成本罪必须违背妇女的意志、以强制的方式实施。这种强制的方式包括暴力、胁迫或其他使妇女不能反抗或不敢反抗的行为。就猥亵儿童而言,猥亵方式上则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只要有猥亵儿童的行为即可构成本罪。本罪只能由故意构成,但行为人无奸淫的目的,这是本罪与强奸罪相区别的重要标志。根据《刑法》237条第3款的规定,行为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儿童的。由于儿童对性的辨别能力很差,法律并不要求行为人实施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不论儿童是否同意,也不论儿童是否进行反抗,只要对儿童实施了猥亵的行为,就构成本罪,就应当立案侦查。




入坑一时爽,写文火葬场。

【银帕】吲哚美辛(上)

PWP,NC-17,两发完。
银帕群跨年活动,手术室play,详情见链接。
最近太忙,实在抱歉!
迟祝豚鼠君生日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更加充实!
吲哚美辛(上)

嘿!嘿!嘿!连预告都是链接就是这么赤鸡!

RB日肠:

❤ 银帕跨年活动预告!!!❤

highlight看这儿

   求小蓝手和转载qwq  
  

感谢以下太太们的辛勤付出(顺序随机)

 @远仙儿ʕ•ﻌ•ʔ 
 @一只水♂母 
 @沈觉浅. 
 @RB日肠 
 @黑石广 
  @无名无姓。 
 @金色喧嚣 
 @cronopioss 

  @吴樾  
 @二十四只尖叫的豚鼠  
 @冷面刀 
 @Ms.F

 @一江明月夜迟归 


策划 @二十四只尖叫的豚鼠 

(以上只是部分,还有一些太太的lofID暂时不知道)


↓↓↓↓↓↓↓↓↓↓↓↓↓↓看下面↓↓↓↓↓↓↓↓↓↓↓↓↓↓

预告正文戳这里

↑↑↑↑↑↑↑↑↑↑↑↑↑↑点上面↑↑↑↑↑↑↑↑↑↑↑↑↑↑


【银帕】脱敏(1)

无虐HE

外科医生银爵x你们猜帕洛斯

预警:帕洛斯左侧膝下仅剩一小截小腿带假肢

 

银爵逮到了一只偷偷摸摸的猫咪。

在放射科楼后人迹罕至的小路上,一个小小的人影缩在几罐氧气瓶后,递给一个枯瘦的中年人几张纸片。中年人匆匆离去。银爵悄无声息地靠近。

帕洛斯轻松完成了一笔交易,正晃晃悠悠往外走,一下子被穿着白大褂的高个子笼在阴影里。

银爵看着那个青年,身形清瘦,肤色又苍白得有些过分,在他的影子里,瞳孔几乎微不可察地张大,然后青年踉跄地退出了他的影子。

阳光下,青年漂亮的琥珀色的虹膜颤了颤,瞳孔缩得小小的。随后他摆出一副如释重负的笑意。“医生,幸亏遇到您,请问门诊楼怎么走?”青年脸色微红,羞赧地用手指地捏着裤管,“你们医院真大,我迷路了,正找人问路。”

“你可以跟我来。”银爵看到那猫咪似变化的瞳孔,不动声色地绕开他向前走,“我也有事过去,你看哪一科?”

帕洛斯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脸上一抹红早消失得无影无踪,在为他引路的医生背后答道:“我只想在大厅看看医生排班,帮朋友预约而已。真是麻烦您了。”“不客气。医院里很多保安指路,你走到这里,的确没人可问。”医生低沉平稳的声音悠悠传过来。“下次不要这么做了。”

 

盯着那个肤色与白大褂形成强烈反差的大个子走进电梯,帕洛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真倒霉,带路还走那么快,痛死了。”他一面轻轻捶着腿,一面瞥向贴满医生铭牌的墙壁,那个黑皮肤的照片十分扎眼。“银爵。”帕洛斯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下次要躲着走了。”

 

帕洛斯脱下掩盖住伤腿的长裤,摘下折磨他一天的假肢,躺在医院旁出租屋的小床上,用手机整理今天的收获,整合一遍信息,又把几百块钱理一理,心满意足地准备休息。被那位银爵医生差点撞破交易,还似乎被小小地暗示警告了,但这些不快很早被他抛在脑后。医院那么大,有的是地方可去。帕洛斯闭上眼睛,努力培养起睡意来。

有火在烧。从他的脚下,一点一点地蚕食他的身体。小孩子的哭泣,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吼,这些声音锥子似的刺向他,似乎有东西从四面八方涌来,撕扯着他的小腿,要把他拖向地狱。

帕洛斯浸在冷汗中醒来,下肢痛的如针扎火燎,硬是把他从恍惚的梦境里分离出来。他下意识地活动自己的小腿,然后再一次绝望地发现自己永远断肢的事实。这是他试图摆脱止痛药的第一天。然而遇到那位银爵医生的时候,他一个心虚没站稳,假肢的连接处直直戳向断面,生生地疼,又跟着那不知体贴地医生走一段路,到了门诊大厅腿都要痛麻了。他咬牙切齿地胡思乱想了一阵,又泄了气,轻轻侧身过去,用手揉弄自己小腿的断面,手心里冷汗的冰凉和小腿的疼痛化作一处。然后慢慢地在被子里把自己缩成一团。

 

银爵很忙,他还年轻,成为住院总之后,几乎住在医院里,并且被同事笑话这两年不着家,女朋友都要和他分手。不知道同事从哪个外太空给他找了女朋友,事实上,银爵之前每天按时回家,很少和同事们出去夜生活,不过是因为养了一只猫咪。他喜欢小动物,回家给小猫刷刷毛,一天的疲惫都能尽数消失,什么病人家属胡搅蛮缠,撸完猫之后都不是事儿。现在的他一三五日在病房值班没得家回,还要没完没了地被call去会诊又跑去急诊,再去照顾小猫实在分身乏术,只得一步三回头地把小猫留在了友人家里。银爵舍不得这只粘人的小猫,偶尔回家睡的时候,还觉得它会咪咪叫着跳上他的肩膀,用头毛轻蹭他的脸颊,然后暖暖的猫咪会窝在他身边,和他一同入睡。现在原本单调的生活更加单调,压力都无处释放,银爵的脸似乎更黑了,早交班的时候,吓得他手底下几个床位医生发言的声音越来越小,被主任吼穿走廊才勉强提了几个分贝。其实大家最近心情都不大爽朗,有几个病人用血证明始终开不出来,手术拖着做不了,病人情况不大好,加上床位周转率下降,有些急需入院治疗的门急诊病人住不进来,家属在门诊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吵得他们头都大了。

银爵心里闷,只能更加努力地工作来挤走自己的空闲发愁时间。各个科室的会诊call跑得更勤了,整一个医院到处跑,不免第二天就再次遇到那个偷偷摸摸的身影。

帕洛斯觉得自己真的倒霉,明明这黑皮医生是外科的,为什么在传染病这栋楼都能看到他啊!他谈了一上午买卖,正想找个地方歇一歇开始抗议的左腿,就看到银爵不紧不慢朝他走来。

“真巧,又见面了。”银爵不动声色道,“但是这个区域除了医生和患者,其他人禁止入内。”见到他之后迅速低下头去的青年缓缓抬头望向他,这次是一脸歉意的笑容:“只是陪朋友看病进来了,抱歉,我马上出去。”银爵正对着他:“传染科预约不在门诊楼。”话音刚落便察觉到青年缩了一下肩膀,薄唇抿了起来,红色的舌尖几不可见地舔了舔唇瓣。银爵看够了又慢悠悠续道:“上次走错了吧。”青年立刻接上话:“是啊,医院楼栋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并且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帕洛斯不知道这位看似很忙到处跑的医生怎么就这么有闲心地停下来跟他讲话,还每次都要戳他痛处——迷路的人都会走大路问保安,没人会往似乎是死胡同的小路里钻;还有这个预约,门诊竟然不能预约所有的科室吗?他堂堂一个骗术高手圆个谎怎么这么难,这个医院怎么这么麻烦,关键是这个医生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帕洛斯的小腿也像回忆起昨天的刺激般,又泛起了灼烧感,阵阵刺痛开始分走他的精力。“那么,您忙吧,我这就出去。”帕洛斯尽力忽视自己不争气的左腿,轻轻地扶了一下墙壁正住身子,然后回忆着自己正常的步伐小心翼翼地走出门去。

正午的太阳晃得人眼睛疼,帕洛斯坐在楼外绿地的石凳上,总算是轻呼出一直提着的那一口气,又开始怨愤地捶起小腿试图缓解疼痛。帕洛斯不知道银爵模棱两可的话是什么意思,似乎是要戳穿他,最后又自说自话地帮他找台阶下。但是躲着他走总是没错的,一见到银爵他的小腿就过敏反应似的痛,这也够他受的了。

 

银爵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看那面那个垂头丧气的身影,像猫咪一样在阳光下抖毛,竟觉得有点可爱。能再次逮到这只猫咪似乎也不错,他矛盾地想。

 

TBC

坑品没有保证

《兩杯夜青半糖去冰》同人文本預售

转一发支持。太太的三对夜青十分登对,又和游戏中的角色设定极其贴合。太太的脑洞大过天,特别美味,快来吃~

懶惰魔神海蝸豹:





封面大圖




預售連結




刊名:兩杯夜青半糖去冰


原作:陰陽師手遊


cp:夜叉x青坊主


頁數:390P


字數:15w↑


價格:65RMB / NT.300


圖文排版作者:海蝸豹(對都是我)


規格:A5右翻


裝訂:膠裝


封面:250磅-雪銅(霧膜)


相關:番外二的下章與尾聲為不公開部份,約2w2字




第一次發本宣嚇到吃手手...


不知道該怎麼做像別人那樣超美的本宣圖...於是只好放全封面(吃手)


我請朋友找到了代理,對方非常的行動派...於是內地這邊已經有預購了...(吃手)


所以...那個...希望大家賞個臉...我好怕對不起代理....(痛哭吃手)


海德格救我!!救---我---------!!!(害怕致死)




台灣這邊的話,因為沒有特別做印調...


有確定想收的請麻煩私信我,我計個人數(痛哭吃手)


然後是台灣這邊拍醜醜的第一版樣書...


給大家看一下...色差會再調整(吃到手肘)






【楼诚/蔺靖】7.24 魔都楼诚茶话会小料各类大图一览

我不管我要再转一发滋磁!

大寒:



以上是两张贴纸



卡贴1(正/反)



卡贴2(正/反)



卡贴3(正/反)





卡贴4(正/反)



书,正反双开



钥匙实物图



无料1



无料2



无料3



无料4





书签1


书签还有几份长得差不多的就不传了……已经要狗带了。


 @karl小寒 

【楼诚】【蔺靖】7.24 魔都楼诚茶话会 小料本、福袋及无料一宣

转一发滋磁!

karl小寒:







小料本名为《Sparks of Fire》&《晓之焱》


整个本子采用正反双开,一面开始是楼诚, 另一面开始是蔺靖。


Sparks of fire,译为星星之火,取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取有一语双关之意:既是指昔日革命之士遍寻希望,聚城为民族而战;亦是指楼诚之感情,以小家燃大国。

晓之焱,焱,火花,即晨时之火光,喻指希望。
标题意指蔺晨与萧景琰二人成为彼此命局之中一改变的希望:蔺晨太野,江湖自在缺一点挂心之处;萧景琰处庙堂之高,少自由,蔺晨恰有自由。二者相识,彼此互补。

两个标题又遥相呼应,此间有情。




一、小料本试阅章节


 


楼诚部分


“父亲,抗战是什么?”


明楼闻言失声一笑,还未想出答案阿诚就先替他作了回答。阿诚告诉启晗:“昨天阿香阿姨带你在小花园里找星星好玩儿么?”


启晗回想了一下,然后大眼睛扑闪:“好玩!就是太难了,我都找不到。”


昨夜是个阴天,星辰被乌云所遮,启晗自然难以找到。


阿诚说:“抗战呢就像你昨晚找星星差不多。不一样的是,抗战是很多人一起找星星,不过不太好找这一点是一样的。”他戳了戳孩子的鼻尖,笑着问:“懂了么?”启晗高兴地扒了一口饭,直言自己懂了。


明楼在一旁,眼底晦暗不明。抗入侵之敌,寻民族之望。天下有识之士聚城遍寻星火,待其燎原。个中辛苦,谁能道尽。


阿香将汤端了出来,是道家常的萝卜炖排骨。阿香擦了擦手坐下来,还没取筷子她突然就捂住了脸,啜泣了起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明启晗,他从凳子上跳了下来,奔到阿香身边,踮起脚想像他二叔经常做的那样摸阿香头,但可惜没有够到。小小少爷着急地话都说不清了:“阿香姨姨,你怎么了!”


阿诚被阿香这样子吓一跳,他反应过来后拍了拍阿香后背关心道:“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


阿香抽泣着回答:“对不起……对不起……我就是看到这个汤想……想起了小少爷………”说完又是一阵掩泪。明楼知道阿香说的小少爷不是指启晗,而是明台。明台一直都很喜欢吃阿香煮的萝卜炖排骨,说是比姐姐做得还好吃。


他的小弟,此时又在何处,是否也得一顿年夜饭了?明楼不知。


 


蔺靖部分


蔺晨醒来的时候已是入夜时分。


屋中无人,一灯如豆。


“小琰?”他一时有些发蒙,轻轻呼喝着,“小琰?祁琰?”


案前的画已经完成,画中的他一身白衣持扇佩剑而倚于柜台前,举着一盏酒,眉目间尽是笑意,正是一年前初遇模样。


画上题着:江湖自在心   祁琰


书信就放在画旁。


阆公子:


    家中来信急召,不得不归。


得在酒肆与君相识,志趣相投,江湖逍遥一载,甚是快活。不辞而别之过,愿以画赎之。江湖之远并非他物可比,你我今日一别,恐再难相见。还望公子仗剑天下,遍游江湖。


                                         祁琰


    


“回来了?”老阁主跪坐于阁中,不怒自威,只一开口便让蔺晨浑身上下生出一股寒意,“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蔺晨知错了。”


“什么错?”


“未归。”


“知道就好,惩罚呢?”


“从今日起,蔺晨愿日日精进,习武读书,不再踏出阁中半步。”蔺晨偷偷瞄了眼老阁主心满意足的神色,话锋一转,“也恳请父亲传授琅琊阁技艺,医术也好,情报网也好,蔺晨都愿从现在起苦心经营,来日定不叫父亲失望。”


祁琰,这世上没有我琅琊阁找不到的人。


 


二、购买链接(淘宝预定、茶话会场取)


小料本链接


福袋链接 


小伙伴们下单的时候一定记得备注ID,以便茶话会现场确认!


淘宝地址可以随便填一个就好!


这次不是通贩,是场取哦!场取!场取!场取!


 


三、有关外包装部分图片的声明


图源均来自我们购买外包装材料的tb店家,店铺名称:贝祥礼盒


侵删


 


 


 


以及最后的一点唠嗑:


小料本、福袋、以及无料,都是我与 @大寒 一点一点肝出来的。从封面设计到校对n遍,从画的各种水彩小人到所有的手写体,到今天终于初具规模啦!


先要给wuli大寒一个巨大的熊抱,一起熬夜一起肝文的好战友!


然后要给 @水水 一个大大的熊抱!幸好有你帮我们做了排版!还有口水组工作室的代理!超棒!


然后还有其他在我们肝文肝无料小料的日日夜夜给我们帮助的小伙伴们,也给你们熊抱!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希望我们的小料和无料可以为楼诚圈贡献出自己的一点星星之火。


更希望小伙伴们会喜欢!


 


最后……如果你们在茶话会上看到两个黑眼圈浓重的人……没错……那应该就是我们两只憔悴寒QvQ


欢迎调戏欢迎投喂欢迎交换!


 


最后再来一遍:小伙伴们下单的时候一定记得备注ID,以便茶话会现场确认!


淘宝地址可以随便填一个就好!


这次不是通贩,是场取哦!


 



冒昧地用软陶捏了 @李熏鹅 太太的鸽主和景琰鹅的形象,非商用,并且已经得到了太太的允许可以把图发粗来!谢谢太太!太太的楼诚同人作品好萌好魔性让人欲罢不能!!

把软陶鸽主和景琰鹅献给 @周更寒 大寒。比哈特。大寒剧情流和呜呜呜双修不能更棒!!

*

捡到一只受伤的景琰鹅。

带他回琅琊阁。

寸步不离照料伤患。

景琰鹅活蹦乱跳了。

和鸽主聊天,浮水,看花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用喙拱鸽主的头。

景琰鹅心肝乱颤,气氛微妙。

鸽主也用喙拱景琰鹅的……头。

拉灯。

鸽主和景琰鹅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ps.没有哥夫扫射也没有大舅子诚来骗钱的设定。

pps.配文仅为脑补,设定全部源自李熏鹅太太。

ppps.卿本美鸽美鹅,奈何捏者手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