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nopioss

混乱邪恶

【银帕】脱敏(1)

无虐HE

外科医生银爵x你们猜帕洛斯

预警:帕洛斯左侧膝下仅剩一小截小腿带假肢

 

银爵逮到了一只偷偷摸摸的猫咪。

在放射科楼后人迹罕至的小路上,一个小小的人影缩在几罐氧气瓶后,递给一个枯瘦的中年人几张纸片。中年人匆匆离去。银爵悄无声息地靠近。

帕洛斯轻松完成了一笔交易,正晃晃悠悠往外走,一下子被穿着白大褂的高个子笼在阴影里。

银爵看着那个青年,身形清瘦,肤色又苍白得有些过分,在他的影子里,瞳孔几乎微不可察地张大,然后青年踉跄地退出了他的影子。

阳光下,青年漂亮的琥珀色的虹膜颤了颤,瞳孔缩得小小的。随后他摆出一副如释重负的笑意。“医生,幸亏遇到您,请问门诊楼怎么走?”青年脸色微红,羞赧地用手指地捏着裤管,“你们医院真大,我迷路了,正找人问路。”

“你可以跟我来。”银爵看到那猫咪似变化的瞳孔,不动声色地绕开他向前走,“我也有事过去,你看哪一科?”

帕洛斯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脸上一抹红早消失得无影无踪,在为他引路的医生背后答道:“我只想在大厅看看医生排班,帮朋友预约而已。真是麻烦您了。”“不客气。医院里很多保安指路,你走到这里,的确没人可问。”医生低沉平稳的声音悠悠传过来。“下次不要这么做了。”

 

盯着那个肤色与白大褂形成强烈反差的大个子走进电梯,帕洛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真倒霉,带路还走那么快,痛死了。”他一面轻轻捶着腿,一面瞥向贴满医生铭牌的墙壁,那个黑皮肤的照片十分扎眼。“银爵。”帕洛斯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下次要躲着走了。”

 

帕洛斯脱下掩盖住伤腿的长裤,摘下折磨他一天的假肢,躺在医院旁出租屋的小床上,用手机整理今天的收获,整合一遍信息,又把几百块钱理一理,心满意足地准备休息。被那位银爵医生差点撞破交易,还似乎被小小地暗示警告了,但这些不快很早被他抛在脑后。医院那么大,有的是地方可去。帕洛斯闭上眼睛,努力培养起睡意来。

有火在烧。从他的脚下,一点一点地蚕食他的身体。小孩子的哭泣,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吼,这些声音锥子似的刺向他,似乎有东西从四面八方涌来,撕扯着他的小腿,要把他拖向地狱。

帕洛斯浸在冷汗中醒来,下肢痛的如针扎火燎,硬是把他从恍惚的梦境里分离出来。他下意识地活动自己的小腿,然后再一次绝望地发现自己永远断肢的事实。这是他试图摆脱止痛药的第一天。然而遇到那位银爵医生的时候,他一个心虚没站稳,假肢的连接处直直戳向断面,生生地疼,又跟着那不知体贴地医生走一段路,到了门诊大厅腿都要痛麻了。他咬牙切齿地胡思乱想了一阵,又泄了气,轻轻侧身过去,用手揉弄自己小腿的断面,手心里冷汗的冰凉和小腿的疼痛化作一处。然后慢慢地在被子里把自己缩成一团。

 

银爵很忙,他还年轻,成为住院总之后,几乎住在医院里,并且被同事笑话这两年不着家,女朋友都要和他分手。不知道同事从哪个外太空给他找了女朋友,事实上,银爵之前每天按时回家,很少和同事们出去夜生活,不过是因为养了一只猫咪。他喜欢小动物,回家给小猫刷刷毛,一天的疲惫都能尽数消失,什么病人家属胡搅蛮缠,撸完猫之后都不是事儿。现在的他一三五日在病房值班没得家回,还要没完没了地被call去会诊又跑去急诊,再去照顾小猫实在分身乏术,只得一步三回头地把小猫留在了友人家里。银爵舍不得这只粘人的小猫,偶尔回家睡的时候,还觉得它会咪咪叫着跳上他的肩膀,用头毛轻蹭他的脸颊,然后暖暖的猫咪会窝在他身边,和他一同入睡。现在原本单调的生活更加单调,压力都无处释放,银爵的脸似乎更黑了,早交班的时候,吓得他手底下几个床位医生发言的声音越来越小,被主任吼穿走廊才勉强提了几个分贝。其实大家最近心情都不大爽朗,有几个病人用血证明始终开不出来,手术拖着做不了,病人情况不大好,加上床位周转率下降,有些急需入院治疗的门急诊病人住不进来,家属在门诊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吵得他们头都大了。

银爵心里闷,只能更加努力地工作来挤走自己的空闲发愁时间。各个科室的会诊call跑得更勤了,整一个医院到处跑,不免第二天就再次遇到那个偷偷摸摸的身影。

帕洛斯觉得自己真的倒霉,明明这黑皮医生是外科的,为什么在传染病这栋楼都能看到他啊!他谈了一上午买卖,正想找个地方歇一歇开始抗议的左腿,就看到银爵不紧不慢朝他走来。

“真巧,又见面了。”银爵不动声色道,“但是这个区域除了医生和患者,其他人禁止入内。”见到他之后迅速低下头去的青年缓缓抬头望向他,这次是一脸歉意的笑容:“只是陪朋友看病进来了,抱歉,我马上出去。”银爵正对着他:“传染科预约不在门诊楼。”话音刚落便察觉到青年缩了一下肩膀,薄唇抿了起来,红色的舌尖几不可见地舔了舔唇瓣。银爵看够了又慢悠悠续道:“上次走错了吧。”青年立刻接上话:“是啊,医院楼栋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并且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帕洛斯不知道这位看似很忙到处跑的医生怎么就这么有闲心地停下来跟他讲话,还每次都要戳他痛处——迷路的人都会走大路问保安,没人会往似乎是死胡同的小路里钻;还有这个预约,门诊竟然不能预约所有的科室吗?他堂堂一个骗术高手圆个谎怎么这么难,这个医院怎么这么麻烦,关键是这个医生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帕洛斯的小腿也像回忆起昨天的刺激般,又泛起了灼烧感,阵阵刺痛开始分走他的精力。“那么,您忙吧,我这就出去。”帕洛斯尽力忽视自己不争气的左腿,轻轻地扶了一下墙壁正住身子,然后回忆着自己正常的步伐小心翼翼地走出门去。

正午的太阳晃得人眼睛疼,帕洛斯坐在楼外绿地的石凳上,总算是轻呼出一直提着的那一口气,又开始怨愤地捶起小腿试图缓解疼痛。帕洛斯不知道银爵模棱两可的话是什么意思,似乎是要戳穿他,最后又自说自话地帮他找台阶下。但是躲着他走总是没错的,一见到银爵他的小腿就过敏反应似的痛,这也够他受的了。

 

银爵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看那面那个垂头丧气的身影,像猫咪一样在阳光下抖毛,竟觉得有点可爱。能再次逮到这只猫咪似乎也不错,他矛盾地想。

 

TBC

坑品没有保证

评论(18)

热度(107)